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患者服务 >> 正文

深圳大学总医院

缓解“看病难” 培养合格全科医师是关键

发布时间:2016-08-28 点击数:

看病难,看病贵——这是很多人对医院的普遍感受。有人说,到大医院总是人满为患,有人说,得一场感冒都要花上数百上千元,也有人说,医生态度总是很差……

  面对这些抱怨,全国人大代表、温州医学院院长瞿佳表示,“看病难”主要难在大医院,破解这一问题,关键要从现有医疗资源不平衡的问题上着手,重视基层医疗卫生建设,特别是本科层次基层农村全科医生的培养。

  看病难难在大医院

  虽然自己就是医生,瞿佳却很头痛去医院,“挂号、看病、配药,动不动就是一长串的队伍”。

  但这又是很多人都会遭遇的经历。即使排队辛苦、看病昂贵,还是有人愿意或者不得不如此奔波——因为那可是“大医院”。

  “大医院”意味着什么?水平高、设备好、诊断权威、名医高手。在瞿佳看来,这些优势不应该只属于大医院。“假设你感冒了,乡里的卫生所就能治好,何必要去挤大医院呢?”这一句反问,道出了我国医疗资源不平衡的现状。

  “基层医疗机构,医务人员的条件、待遇、发展机遇都不能跟城市相比,换你,你愿意去吗?”他表示,现在不少县、乡,尤其是落后、偏僻的地方,医生少而且水平能力不高,而这正是“看病难”的根源所在——“大医院”不堪重负,“小医院”承担不起重任,面对有限的优质资源,病人都拥到大医院去,看病难也在意料之中。

  完善全科医生培养机制

  问题如何破解?瞿佳谈到了全科医生。在欧美发达国家,全科医生占医生总数30%~60%以上,卫生业务量占一半以上,社会地位也比较高。而在国内,全科医生还是个有些“新鲜”的身份,他们主要是为乡村、社区等基层医疗机构服务,解决一些常见病、多发病,分散大医院的压力。

  “这样的人才缺口巨大。”据瞿佳介绍,培养合格的、受老百姓信赖的全科医生是当前医学教育改革和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一项重点工作。早在2010年,温州医学院就受温州市政府委托率先开展订单定向本科层次农村社区医生培养工作,到2012年,学校承担了省内10个地市30个县(市、区)373名社区医生培养重任。但让瞿佳担心的是,如果基层条件始终没有改善,5-8年的服务期满后,最终留下来的还有几个?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瞿佳建议在全国进一步扩大全科医生培养培训范围。“目前承担农村订单定向医学生免费培养任务的高校名录仅限中西部25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的68所高校,东部沿海地区开展该项工作的高校尚没有纳入教育部指定的培养院校之列。”在他看来,定向医学生免费培养院校范围应从中西部延伸到东部地区,全国“一盘棋”统一部署推进。

  此外,他还指出,现在国家已明确五年制临床医学本科毕业才能考执业医师,合格全科医师首先在学制上必须是五年制本科,同时按岗位要求安排教学、训练内容,教材要更新。

  “从独立执业的要求出发,全科医学生还要经过大医院培训,以后也必须有进修提高、继续教育的安排。”在瞿佳看来,要使这些学生毕业后下得去、用得上、留得住,政府在编制、收入、职称评定、服务期满转岗等方面都要制定专门的倾斜政策,靠制度来保证。

未经许可不许转载 通讯员: 审核人:

返回导航